长小杭

无意中发现的“爱情”不,脑子里灵光一闪,

寒山寺还有一个故事,是关于友情:唐代贞观年间,有一个寒山的人,擅长诗词文章,写有诗300余首,后人辑为《寒山子诗集》。
拾得,本是孤儿,入天台山国清寺为僧,故取名为“拾得”。
寒山父母为他与家住青山湾的一位姑娘订了亲。
然而,姑娘却早已与拾得互生爱意。 一个偶然的机会,寒山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,酸、苦、辣、咸、涩,唯独没有一丝甜味。他左右为难,怎么办呢?经过几天几夜痛苦思考,寒山终于想通了,他决定成全拾得的婚事,自己则毅然离开家乡,独自去苏州出家修行了。
十天半月过去了,拾得没有看见过寒山,感到十分奇怪,因为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。
一天,他忍不住心头的思念,便信步来到寒山的家中,只见门上插有一封留给他的书信,拆开一看,原来是寒山劝他及早与姑娘结婚成家,并衷心祝福他俩美满幸福。
拾得这才恍然大悟,知道了寒山出走的原委,心中很难受。深感对不起寒山,他思前想后,决定离开姑娘,动身前往苏州寻觅寒山,皈依佛门。时值夏天,在前往苏州的途中,拾得看到路旁池塘里盛开着一片红艳艳的美丽绝顶的荷花,便一扫多日来心中的烦闷,顿觉心旷神怡,就顺手采摘了一支带在身边,以图吉利。
经过千山万水,长途跋涉,拾得终于在苏州城外找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好朋友寒山,而手中的那支荷花依然那样鲜艳芬芳,光彩夺目。寒山见拾得到来,心里高兴极了,急忙用双手捧着盛有素斋的篦盒,迎接拾得,俩人会心地相视而笑。
过去苏州民俗中婚嫁用的人物图画挂轴,以及江南许多地方春节时贴在大门上的门神,内容都是两个人,一个手捧竹篦盒,一个手持荷花,笑容可掬,逗人喜爱的模样。据说也源于这个美好的传说。
        哟嚯嚯嚯嚯嚯嚯
真正的友情,一开始不想去的,但是现在想去了!想去寒山寺!!!!!

abo 胡乱写,最近磕到好多,突然想自己产粮

有点狗血,想看的接着往下看,
  abo世界,看的多,可能会接着写,
  人 设什么的,不知道……
    看看就好别当真!
    霍先生,到了!豪华的车里,司机转身提醒,嗯!最近有什么事都不要再找我了!霍道夫摁下蓝牙耳机,拢了拢身上定制的西装大衣,皮鞋踩在厚厚的雪上,你回去叫几个人把这个清理一下,好的!霍先生,司机走后,霍道夫慢悠悠的走到家门口,还没打开门,就听到门内传来,噔,噔,小跑的声音,霍道夫嘴角一勾,等着里面的人给自己开门,门一打开,霍道夫怀里就多出来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人,霍道夫用大衣裹住怀里的人,以防冷风把人冻到,裹着人进到温暖的房间里,怎么又不穿拖鞋?怀里的人不说话,只是把脸埋在霍道夫的脖子里,拼命的吸着,霍先生,佣人拿着一双粉色的兔子拖鞋, 看到霍道夫抱着那个刚刚还在和自己说要吃糖醋鲤鱼的人,听到外面有车子停下的声音,着急忙慌的连鞋子都不穿的从卧室里小跑到门口,自己赶紧追上来,放下拖鞋,转身去厨房做饭,霍道夫抱着怀里人,穿上拖鞋,你先松开,等我换好衣服鞋子再抱,静默了一分钟,怀里的人终于松开,霍道夫快速的换好!穿上那双灰色的兔子拖鞋,还是西装革履的霍道夫穿着这双拖鞋,看上去有点莫名搞笑,快点,快点,那人十分着急的催促他,张开双臂,霍道夫上前抱住这个只是短短几个小时不见的人,粉红色的兔子拖鞋踩在灰色的兔子拖鞋上,灰色鞋子的主人只能托着走,今天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闹你?午饭吃了吗?霍道夫一手搂着原本精瘦现在终于有点肉肉的腰,一手摸着那人卧在自己脖子里的头,今天怎么那么长时间,你知不知道你儿子有多闹,走也不说一声,那人终于出声音,我看你睡的那么好,就没打扰你,好啦!我的错,霍道夫安慰,充分释放自己的信息素,怀里的人头埋的更深,霍道夫托着人走到窗口,看着窗外的伙计打扫园里的积雪,闻着怀里人奶香味,混着自己的信息素福尔马林的味道,抬起手捏了捏鼻子,忍俊不禁的笑出声,还真的是销魂啊!
  话说这霍家伙计啊!最近那日子可是十分享受啊!老板没有以前那么的变态的安排工作,工资呢也涨了!反正就是事事都不像以前那么辛苦了!虽然还是要经常下去,不过比起以往可真的是少了很多呢!就连平常经常带着人去打架的杨经理也很少出去啦!不过话说,已经好久不见杨经理了哎!

张起灵出现!奈斯!沙雕表情包到货!

夭寿了!张起灵为何咬吴邪,还咬在那种位置上

又突然想到的一个梗,
     话说这天吴邪终于找到一个张起灵不在家的时候,偷偷的抽一口了!最近张起灵抓他抽烟抓的特别严,吴邪,蹲在屋后的一个隐蔽的角落里,拿出那只被他藏了好久的香烟,还好!只是有一点蔫吧!真的是饭后一支烟,赛过活神仙啊!吴邪感叹,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掐灭了烟,吴邪猛的站起来,嘿嘿嘿嘿,小,小,小哥,你今天不是上山去了嘛!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忘了拿东西,张起灵淡淡看了吴邪一眼说到,什么东西?我,我去给你拿,吴邪说着就要往屋前走。
     张起灵一下把吴邪抗在肩上,喂!喂!小哥,我错了!错了!我不应该不听医嘱,没有下回了!你放我下来,吴邪疯狂拍打张起灵的后背求饶,张起灵停下动作,嘿嘿嘿嘿,闷油瓶,我错了!您老放我下来?吴邪感觉自己的大脑充血有点严重了!突然感觉自己的大腿根外侧的肉疼,卧槽!卧槽!闷油瓶,你丫的,咬老子,松口,吴邪叫骂,他为了抽一口烟,着急忙慌的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,还有一件T恤,
      小哥,真的错了!以后绝对不抽了!您老松口,行吗?张起灵听言,带吴邪回屋里,让人趴床上给大腿抹药,哦哟!小天真,这是怎么了?能伤到大腿根啊!王胖子看着吴邪穿着内裤趴在床上一脸郁闷,忍不住调侃,滚你丫的,王胖子接住枕头,哦哟!还生气了!看这伤口像是人咬的,不会是小哥吧?吴邪表示不想说什么……
      吴邪今天穿的T恤是他的,好像现在电视里的小姑娘挺流行那样穿的叫什么下衣失踪来着,以后再买大一码的T恤衫好了!张起灵提着兔子下山………

突然想到的一个梗!小短文,

看了那么多的文,无论是男女还是男男总是男一和女一(小受一)在一起,男二多好,就是不在一起,自己瞎几把写,你们就胡乱看看好了!
ps:雷生子,产乳等等勿入,
前情:前面小攻1号和主角小受因为种种原因分开,然后我们的男二就带着小受悄悄地出逃到国外,
   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,不过他还是放不下,即使这个人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,自己还说出一套谎言瞒着他,男二看着那个好不容易养出一点肉的人,小受抱着孩子慢慢走到男二面前,宝宝,跟爸爸说辛苦了!小受拿着孩子的手晃着,今天工作怎么样?男二低头轻吻了小受一下!好累啊!男二抱住小受,不过没有用大力,脑袋蹭着小受的脖颈,闻着受受身上的奶香味,这是他们两个的孩子的味道,现在连他身上也都是这个味道,无论他那一件西装上面都会有这个味道,上班办公室里的小姑娘们,总是每次只要闻到这个味道,总要叹息一下,应酬生意伙伴时他们总要说一下,这结了婚有了孩子就是不一样啊!连身上的味道都这么奶香奶香的,他总是笑着再跟他们这帮老油条多喝几杯,
  老公啊!要不我们明天一起去外面吃中餐吧!好想吃啊!家里佣人只会做牛排什么的,受受切着牛排,仿佛那牛排是他敌人一样,坐在婴儿椅上的宝宝,看着小爸爸的模样,格格笑,挥舞手里的塑料勺子,行!正好明天我也不用上班,男二吃完最后一口牛排,等着受受吃完,他享受这一刻,所以他们家的吃饭时间总是有点长,
       男二抱着受受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里面无聊的剧,撕~~哦哟!这小家伙什么时候才能不吃啊!受受一脸肉疼的抱怨,怎么?小家伙又咬你了?男二低头看受受怀里正在吃奶的孩子,小孩子,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,小手抓着男二的手指,瞪着黑溜溜眼睛看着受受,嘴里的动作不停,你啊!真的是要咬死你爹了!受受用手指点了一下孩子的额头,靠在男二的肩膀上,受受慢慢的拍打孩子,哼着不知名的歌谣,你说这哺乳期什么时候才能到啊!还要一段时间呢!男二亲吻了一下受受的额头安慰。

我大吴没有落后,我不承认,

这是一个瓶邪甜文

本人文渣一个,
第一次发文,
有什么不好的,请给意见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社交耳机
   吴邪拿着快递盒子,想着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自己新买的耳机 这个好像是前几天双十一的时候看它打折,反正款式也是自己喜欢的,就买了!没想到这快递公司这么强,这么偏远的地方都送过来了,回到雨村的住处,吴邪打开快递盒,拿出耳机,跟平常的耳机也没什么区只是多了一份说明书,吴邪看着说明书研究了一会儿,然后吴邪突然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刚从外面下地干农活回来的张起灵,刚刚休息一会儿,就被吴邪拉着回到屋子里,吴邪打开张起灵的手机,打开张起灵的某听歌软件,吴邪给张起灵戴上耳机,放了一首歌,跟你说你现在别动啊!吴邪说到,张起灵点点头,老老实实坐着不动,然后吴邪也戴上耳机,在他自己的手机上点了几下,然后张起灵看到吴邪慢慢的笑了,笑的让张起灵以为12年前的那个天真无邪回来了!张起灵微微楞了一下,后又恢复原来的面无表情。
      吴邪慢慢的走过张起灵的身边,走了没有太远的距离,回头看着张起灵,坐在客厅张起灵听着耳机里的歌,如果其他人听的话,一定会说这个唱歌的人声音不好听,音也不在调上,总是走调,
      张起灵低着头听着耳机里这首歌,他知道这首歌是吴邪唱的,那个时候的吴邪因为常年的下古墓,肺功能已经不行了!只能住在医院的病房里,戴着辅助呼吸机继续活下去,那个时候王胖子还在,张起灵和王胖子两人轮流照顾吴邪,直到有一天,吴邪趁王胖子轮班摘下呼吸机,录了一首歌,让王胖子给他的。
        在哪之后,吴邪走了!张起灵记得那天吴邪就静静地看着他,无论他干什么,吴邪也不移开眼睛,最后张起灵坐在吴邪床边,吴邪笑了一下,然后右手抓住张起灵的左手,张起灵也没有挣脱,吴邪对张起灵说,张起灵,我先睡一会儿,张起灵点点头,
       张起灵,客厅外的吴邪叫他,张起灵看向他,吴邪一如十二年前那样的笑着对张起灵说:好好生活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 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11.21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1.56时,